首页>欧冠>新闻详细

迪斯蒂法诺VS普斯卡什:相辅相成的旷世双贤,传奇并非限于皇马

2020-05-22 01:31:20 足球西甲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欧冠阿超哥伦比亚阿根廷世界杯欧洲美洲

在多数球迷的固有印象中,一个时代如果有两位巨星被称为“绝代双骄”,多半是存在针锋相对的关系。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贝肯鲍尔与克鲁伊夫,又比如已经持续10余年的梅罗争霸。但在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两位旷世之才却先后成为了皇马的球员,这也为初代银河战舰创造辉煌的奠定了基础。

现如今一提到迪斯蒂法诺和普斯卡什,对他们稍有了解的球迷朋友,都会立刻联想到皇马的欧冠五连冠,以及后续他们在国内联赛中的统治地位。其实他们的生涯传奇并不局限于皇马,作为二战之后最早的“传世双骄”,他们的经历也投射出时代的纷繁复杂。

一.两人前皇马时代的重要节点剖析

由于迪斯蒂法诺和普斯卡什活跃的年代,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60余年,单刀直入地介绍两人是怎样的球员有些突兀,还需要从大的背景入手,才能更好地呈现出他们的不凡之处。

迪斯蒂法诺1926年出生在阿根廷,是意大利移民的后裔,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十分密切,有这种出身的球星也不止他一人。所以迪斯蒂法诺是在阿根廷出道,河床才是他真正的母队。

1945年前后他踏入足坛的时候,彼时的河床正处在20世纪最好的时候,以佩德雷纳(Adolfo Pedernera)和拉布鲁纳(Ángel Labruna)为首的进攻天才,帮助他们数次在国内联赛称雄,不过由于已经过去70多年,现在已经这支球队已经很少有人提起。

迪斯蒂法诺才华出众,当时正赶上河床队进行人员更替,所以他逐步在这支黄金球队站稳了脚跟,而且慢慢变成了不可或缺的主力人物。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他会在阿根廷国内声名鹊起,成为前辈那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不过当时正处于二战之后的蛮荒年代,足球运动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彼时正在加速复苏。资本一直扮演着催化剂的角色,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哥伦比亚联赛率先开启了职业化,他们的工资待遇高到令人咋舌,比起巅峰的中东联赛和几年前的中超,有过之而无不及。

20岁出头的迪斯蒂法诺没能经受住诱惑,跟随一些阿根廷前辈前往南美邻国淘金,加盟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哥伦比亚百万富翁队。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挣大钱,至于竞技层面的发挥不需要过多提及。而且当时他的合同状况并不透明,从河床到百万富翁队的手续存在极大的漏洞,这也为后来埋下了隐患。

在哥伦比亚效力效力期间,他们收到了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的邀请,前去参加新体育场的庆典赛,这也是他们几年来斥巨资建队的成果,声名已经漂洋过海,成为了南美大陆最具代表性的俱乐部之一。

其实当时皇马主席伯纳乌最欣赏的还是迪斯蒂法诺的前辈佩德雷纳,但当他现场看过小迪的表演之后,立刻被这位才华横溢的球星吸引住了。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巴萨方面前来调研的球探也察觉到了迪斯蒂法诺的天赋,双方都想得到这位现象级天才。

当时正好有一个契机,哥伦比亚的金元联赛因为漏洞太多,在国际足联介入之后,已经被要求遣散所有外援,所以迪斯蒂法诺要离队,回国踢球的话待遇太低,已经挣过大钱的他心里自然不舒服。

这也就为皇马与巴萨争夺他创造了条件,上文提到他的合同存在灰色地带,所以巴萨跑到阿根廷去跟河床谈,皇马直接跟哥伦比亚的百万富翁谈,最后自然是一团乱麻谁也“制服”不了谁。

即便是国际足联介入,也解决不了这样的“罗生门”,最后他签了一个很奇葩的4年合同,2年为皇马效力,2年为巴萨效力;不过1953年登陆西班牙之后,他就一直是皇马的球员,至于这其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后世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在生涯的前期,迪斯蒂法诺也曾代表阿根廷国家队参加过1947年的美洲杯,还收获了最终的冠军,不过这也是他在阿根廷队仅有的高光时刻。后来因为在未持有哥伦比亚护照的情况下,替该国出场参加过表演赛,被国际足联剥夺了继续代表阿根廷出战的资格。

普斯卡什出生于1927年,比迪斯蒂法诺只小几个月,他出道的时候正赶上匈牙利国内局势最初的动荡时期,军方控制了足球的命脉,成立了一支叫洪伟德(Budapest Honvéd)的豪门俱乐部,他们网罗了当时匈牙利国内的大多数精英球员。

与他同一时代涌现的天才,包括了库巴拉、柯奇士、博日克和齐博尔等人,除了库巴拉很早离开了故土,其他人构成了当时匈牙利统治世界足坛的基石。他们在1950年到1954年几乎不可战胜,是当时足球世界的唯一霸主,强如乌拉圭和巴西,在1954年世界杯上也只能俯首称臣。至于所谓的“伯尔尼奇迹”,对于当时的黄金一代来说只是意外,他们原本还有机会重头再来。

如果当时就有欧洲冠军杯,洪伟德也将是冠军的最有利争夺者,当时无论是英格兰的狼队,法国的兰斯,还是西班牙的皇马和巴萨,都不敢说能真正击溃洪伟德。

遗憾的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匈牙利的这批天才在195610月之后分崩离析,除了博日克和希代古提等少部分球员之外,其他天才大多数选择去西欧寻找踢球机会,这其中就包括了普斯卡什。 

最初由于他拒绝回到匈牙利,被国际足联禁赛2年,直到1958年才正式解禁。当时他已经年过30而且身材走样,加上这几年的颠沛流离,看上去已经无法再踢高水平的比赛。

不过皇马在这时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们接纳了已经饱受摧残的“普胖子”;也正是在这一年,他才与迪斯蒂法诺正式汇合,当时他们都已经是而立之年的老将。

二.两人的技术特点与并肩作战的岁月

迪斯蒂法诺名义上是9号球员,生涯中前期他也确实更多扮演射手的角色。早在河床时期他就拿下过阿根廷联赛的最佳射手,在普斯卡什到来之前, 他同样是皇马的锋线担当,西甲金靴拿到手软。

但从广义上来说,他是那个时代最为全面的球员,可以说是无处不在。进攻端他可以持球推进,远距离输送威胁球,突破过人撕裂防线,乃至完成最后一击。防守端他也会不遗余力地投入,甚至在球场的角落也能看到他锱铢必较的身影,这就是迪斯蒂法诺,一个无所不能的“球王”。他的踢法超越了时代,不局限于所谓的阵型和理念,是上古时期“全能足球”的代表人物。

相比之下,普斯卡什是更为纯粹的杀手,他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得分,威震天下的金左脚是他摧城拔寨的利器。无论是在325(WM)阵型中,还是后来的类424阵型中,普斯卡什一般都扮演内锋的角色,是靠近对方球门,直接攻击对手要害的核心球员。

他整个职业生涯几乎都能保证场均一球的效率,最擅长禁区腹地快速调整后的闪击破门。他十分善于运用左脚的各个部位触球,有人说达沃-苏克的左脚会拉小提琴,其实普胖子的左脚在几十年前就能演绎出类似的动作。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正脚背抽射几乎不可防御,吃球的部位极为精确,犹如利剑直插对手的心脏。单论射门得分这项能力,历史上鲜有人能跟普斯卡相提并论。

从1953年到1958年,迪斯蒂法诺一个人在皇马作战,当时他主要的副手是亨托和里亚尔,后来还包括兰斯来投的法国巨星雷蒙德-科帕。这批人已经帮助球队彻底压制了巴萨,他们不仅在西甲赛场称王称霸,还拿到了欧冠三连冠。

所以在1958年普斯卡什的加盟就是如虎添翼,真正了解他的人,并不会担心折腾数年后他的状态断崖,因为“普胖子”生来就是足球界的征服者,踏上绿茵场的那一刻,就会让对手胆寒。

自此之后迪斯蒂法诺被解放出来,他的位置稍稍后撤,成为了统领大局的司令塔,而普斯卡什成为了锋线上新的尖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33岁之后,他居然收获了四个西甲金靴,以巅峰持久著称的梅罗,想实现这样的成就都有困难。

在迪普二人双剑合璧的巅峰岁月,他们最终实现了欧冠五连冠,随后又一起拿到了数个西甲冠军。最为后人惊叹的还是1960年的欧冠决赛,皇马7-3击败法兰克福,迪斯蒂法诺斩获帽子戏法,普斯卡什上演大四喜;19岁的弗格森就在现场观战,60年后他都无法忘记这场传奇的比赛。

除了皇马之外,两人还陆续成为了西班牙公民,一起代表西班牙国家队参赛。当时斗牛士的纸面阵容相当豪华,除了他们二位之外,本土还有路易斯-苏亚雷斯、亨托和德尔-索尔等名将,但整支球队的凝聚力不强,有种临时拼凑的感觉。

所以这一时期他们的国家队成绩并不好,只是一起参加了1962年世界杯。相比之下迪斯蒂法诺运气更背,原来在阿根廷就没有机会参加世界杯,在36岁的年纪好不容易踏上了世界杯的主办地,却因为受伤一分钟都没有出场,所以他整个职业生涯与世界杯无缘。

普斯卡什原来在匈牙利所向披靡,可惜到了西班牙队也没了锐气,1962年世界杯他倒是出场比赛了,却没留下什么印迹。小组赛结束之后,他们就打道回府了,后来足球世界开始严控归化球员,他们的西班牙国家队之旅也就此结束了。

 三.时代评价与后世的影响力

在迪斯蒂法诺的巅峰期,如果说他是当时的世界第一球星,恐怕也没有什么争议。毕竟如果不是科帕在1958年世界杯上闪光,迪斯蒂法诺就能实现金球奖三连冠,这基本可以坐实他时代第一人的位置。

而且与他同时代的球员,或者跟他有过交手,以及看过他踢球的人,都对迪斯蒂法诺的球技赞不绝口。在很多人眼中,他是超越了时代的球员,甚至是历史最佳球员。一般认为,从二战之后开始算起,直到贝利声名大噪之前,迪斯蒂法诺就是足坛的头号巨星,是当之无愧的殿堂级人物。

如果把迪斯蒂法诺看做南美球员,那么当时的欧洲第一人,很有可能就是普斯卡什。在匈牙利统治力最强的那几年,倘若当时就设立了欧洲金球奖,普斯卡什必然是最热门的人选。

后来即便与迪斯蒂法诺并肩作战,多数球迷也将他们看成是相辅相成的战友,而不会认为“普胖子”是所谓的二当家。他们两人的感觉有些类似哈维与伊涅斯塔,属于类型不同的传奇巨星,在场上完美互补彼此成就对方。

从后世的眼光来看,由于迪斯蒂法诺被视为皇马的奠基人,后来也在俱乐部扮演着重要角色,所以他的名望比起普斯卡什更高。但我们不能忘记“普胖子“所遭遇的一切,长期无法正常比赛是很煎熬的,甚至会波及职业生涯。

而在60多年之前,巅峰期的普斯卡什居无定所,四处“化缘”维持生计,2年无法参加正式比赛,已经到了颓废的边缘。而他却毅然重新站了起来,在目前这个节点上,我们更应该铭记普斯卡什,他是当代球员的楷模,能够激励备受挫折的一代人勇往直前。

(stone)